Lynn

嘘,悄悄地

2019年中秋

  记得最后一次去医院看伯祖父,当时是最后一次去,后面匆匆到了杭州,即是意料之中也没想到真的是最后一次见面。

那天,爸爸妈妈,爷爷都在,伯祖父是得了肺癌,发现的时候就已经晚期,爷爷还是在抽烟,叫伯祖父说,把氧气面罩摘了,一起抽支烟,烟是杀毒的。爷爷总是这样说,每次在我嫌他抽太多的时候。仿佛对死不屑一顾。然后大家再是时不时的沉默,伯祖父跟妈妈说,自己是过不完今年了,死是不怕的,就是疾病太让人痛苦,妈妈一遍又一遍的说,不会的,不会的,现在气色都挺好的。我们心里都那样清楚,可是又都回避谈到死亡。

爷爷抽了好几支烟,嫌医院太热,条件一点都不好。末了说要先走了,出去透透气。爷爷对他大哥说,你自己要好好吃饭,吃得吃饱。伯祖父说这次就是最后一次见面,就当留个纪念了,别再来看我了。爷爷挥挥手走出了病房。

两位暮年的老人的对话,压着情感,又带着看似对死亡的不屑一顾,我当时眼眶就红了。忍着不能落下泪来。

中秋节那天,家里打来视频,我们在视频上团聚。说到爷爷回老家了,伯祖父去了,夜里凌晨一点多去的。顿时心里百感交集。在这团圆的日子里…

爷爷想必很伤心吧,本来说不想回去看的,还是去了,礼仪如此,这么长长的一辈子相伴同行的大哥去了,心里得是多么难受啊。还有啊贞,我亲爱的啊贞,她一直说羡慕我的爷爷,因为她自己的爷爷总是对她要求太高,太看重成绩,她也很难过吧,我好想对她说点什么,好想给她一个拥抱,可是我又想我的提起会让她对这个事情更伤心吗?失去亲人的不可承受之痛是我言语所不能缓解的,我的关心能让她好一点吗?我的沉默会不会对她更好呢?

弟弟说,爷爷掀开蒙脸的白布时,爷爷敢看,他都不敢看,我不由得想到,我也年长弟弟六岁,想必将来我也是会先弟弟而去的,将来你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呢?我想不到,我也不想去想。

让我们珍惜当下吧。

今年的中秋是一个人过,不想出门,并且流了好多泪。

   千万不能一直过这样的日子吧,看书想买纸质书也是一笔开销,于是想想还是看电子书好了。 

   到了深夜,内心的疲惫感无力感才会慢慢的升起来,人生都是这样从一无所有的难开始的吗。新一天的太阳就要升起来了,不懂的问题还是那么多

人生就是过完一个坎还有一个坎,没有关系,继续前进吧!

为什么要生气!有些所谓的男闺蜜只不过是不忍靠近!

我们没有走到一起,还是很开心,现在你是我最好的朋友

不能放弃希望,可以开很多扇窗,也可以开很多个门。完成心理咨询师课程后,今年需要把学习部分的精力放在英语上,一切都说不准!

在公司,Matthew拿起体温计像给小孩子测体温一样给我测,一看温度对着我说:It's cold,我笑了一下,刚想说有点不准,他又接着说:Just like your heart。
不,朋友们,我心炙热,如果你能感受到……[月亮] ​​​

2018啊,2018……

兜兜转转。不期而遇